香港反黑組🧟‍♀🧟‍♂

电报频道的标志 hkantiblack — 香港反黑組🧟‍♀🧟‍♂
频道的主题:
Hongkong
Hongkongprotesters
Diasporahkers
电报频道的标志 hkantiblack — 香港反黑組🧟‍♀🧟‍♂
频道的主题:
Hongkong
Hongkongprotesters
Diasporahkers
通道地址: @hkantiblack
类别: 政策
语言: 中国
国家: 中国
用户: 28.63K
频道的描述

保護香港,人人有責📢

Ratings & Reviews

4.00

2 reviews

Reviews can be left only by registered users. All reviews are moderated by admins.

5 stars

1

4 stars

0

3 stars

1

2 stars

0

1 stars

0


最新信息

2023-02-07 08:51:01
【初選47人案】18被告答辯 伍健偉認罪:我顛覆極權國家政權未成功 梁國雄:無罪可認,對抗暴政無罪

47人涉組織及參與民主派初選,被控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」罪,32人已還柙至今逾23個月。其中16人不認罪,今(6日)於西九龍法院(暫代高院)正式開審,預計審期90日。16名不認罪被告,及原擬不認罪、後改為認罪的林景楠和伍健偉應訊,於庭上正式答辯。其中伍健偉說:「法官閣下,我顛覆極權國家政權未成功,我承認控罪 」,鄒家成逐字高喊:「不!認!罪!」,梁國雄則說:「無罪可認,爭取普選無罪,對抗暴政無罪。」

何桂藍質疑,今早收到最新的開案陳詞,發現控罪詳情已刪去指控被告「威脅使用武力」,與控罪字眼不一 ,說「你charge都唔清楚叫人plea,點plea啊大佬」,法官指其律師會向她解釋。此外,庭上有被告在控方發言時發出聲音,法官陳慶偉警告被告勿干擾法庭程序,否則會安排他整個審訊都坐在囚室門後。
https://bit.ly/3X1pyNT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209 views05:51
打开/如何
2023-02-07 07:08:01
【47人案還押兩年後開審】
【長毛:無罪可認,抗暴政無罪】

香港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初選,被控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」案,周一(6日)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,這是香港實施《國安法》以來,進行的最大規模起訴。審訊前有4名被告認罪,但仍有16名初告堅持不認罪,其中長毛在庭上高呼「無罪可認,抗拒暴政無罪」,被法官即時打斷。
https://bit.ly/3I0Bqv3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192 views04:08
打开/如何
2023-02-07 03:31:01
追新聞

【初選47人案|外媒關注案件開審 香港監察促國際社會注視不公審訊 在台港人發表聯署聲援被告】

香港47名民主派人士因參與2020年初選,被當局以港區國安法起訴,案件於周一(6日)正式開審,外媒密切注視案件發展。美國有線新聞網絡(CNN)提到這是香港最大的國安審訊,牽涉政客、學者、工會成員及醫護,他們來自不同世代,但同樣因為對香港未來民主的承諾而走在一起。英國人權組織香港監察(Hong Kong Watch)發聲明呼籲國際社會注視這場不公平的審訊,創辦人羅傑斯(Benedict Rogers)形容這場審訊是香港由開放社會變成警察社會的象徵,也代表着香港自由、自治、人權和法治的瓦解。

流亡海外的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指出,被關押的47人是香港最出色的代表,是香港的面孔,他呼籲自由國家領袖發表有史以來最強烈的聲明,以支持並呼籲釋放他們,「這不僅關乎他們個人的自由,而是所有港人、乃至全世界的自由」。許智峯也在社交網站發文,形容自己是47人初選案的第48人,「若沒有離開香港,還押兩年、明天需要上庭受審的,也包括我」。

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卜約翰(John Burns)指出,今次對民主派的審判是北京徹底消滅香港有組織反對派的「意志考驗」,逮捕及指控民主派是為了恐嚇及消除反對派,要是把他們趕出香港流亡,或把他們關在監獄,「這是除去他們的過程,通過關掉政黨、工會,他們關掉有組織反對派的基礎」。

末代港督彭定康表示,北京通過其在香港的自願合作者,逐步清洗香港民主及法治的領袖或支持者,「我希望世界在未來數周及數月考慮如何對待中共時,要持續關注正在發生的事情,並且銘記於心」。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141 views00:31
打开/如何
2023-02-05 17:34:01
【初選47人案】串謀顛覆國家政權首案明開審 16人不認罪 32人還柙至今近兩年
https://bit.ly/40w04Ld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600 views14:34
打开/如何
2022-12-21 13:44:01
男護士暴動罪脫 官指兩警證供不可靠 接納被告可能是無辜途人

2019年國慶日,網民發起「六區開花」,晚上屯門發生警民衝突。一名40歲男護士被指站在示威人群前排,他否認暴動罪,經審訊後,今(21日)在區域法院被裁定罪名不成立。暫委法官鄭念慈認為,兩名警員的證供及解釋不可靠,因此不接納。警長在記事冊用英文寫的版本,與庭上的中文作供有出入,他解釋指自己英文差。鄭官今反駁,若然警長英文差,他可以用中文書寫。另外,鄭官指警員查問被告時沒有施行警誡,違反《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規則》,而控方依賴警員的供詞是對被告不公平。鄭官認為被告有可能是示威者,亦可能是無辜途人。
https://bit.ly/3BVefin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72 views10:44
打开/如何
2022-12-17 15:56:01
【涉 2019 理大衝突 獨立歌手莊正被判暴動罪成 即時還押】

獨立歌手莊正與另 10 名被告的理大暴動案,今(17 日)在區域法院裁決。莊正與另外 9 人被裁暴動罪成,即時還押,案件押後至明年 1 月 7日判刑。

莊正身穿黑外套、黑褲黑皮鞋,頂着新近染的黑髮,由太太 Sonia 陪同到庭,聽取裁決時一度拭眼,身旁被告攬了他膊頭幾下。聽罷裁決表現平靜,不斷望向太太方向。散庭時,Sonia 向丈夫揮手。

2019 年 11 月 18 日晚,莊正因被指參與包圍理大的示威,於油麻地街頭與逾 200 人一同被捕,被控以暴動罪。案件在今年 6 月審訊,當時莊正表示不會作供、不傳召證人。

事發後的兩年,莊正一直以獨立歌手身分做音樂,今年自資完成唱片《ZiNG!》。他近日接受〈Wave.〉專訪,形容活在限期裡的日子,反而使他爆發更多能量,更能好好感受日常每個瞬間,而人生本應如此,「就算瀨唔瀨嘢,我都係要咁樣感受這些日子㗎啦!」

本周三他在九展 Music Zone 演唱,出場前在後台向記者表示會當是「最後一次」演出,「無論我係咪有事,表演本身就應該係咁,你唔會知道邊次係最後一次嘛!」當晚莊正在台上唱了六首歌,唱出《神你下來跟我換》前,他特別表示,這首歌是用「打大佬」的心態去寫,又感謝填詞人 Oscar 的詞作,「好準確咁描述到我的心情」。

專訪全文: https://wavezinehk.com/2022/12/16/zing/?fbclid=PAAaaeS7nn9a_7QT3YN_5wdudkz7f3cq_YMRdSbJzk_wP8Kw7YCoSeFLcuysQ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470 views12:56
打开/如何
2022-12-11 15:58:01
【梁健輝死因研訊】特寫:未經挑戰的詮釋、連日留空的家屬席 結束於無聲
https://bit.ly/3VUeaTM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143 views12:58
打开/如何
2022-12-10 16:52:01
黃子悅大學畢業 稱慶幸自己仍然嘗試掙扎

初選47人案被告之一的黃子悅在社交媒體,貼出在嶺南大學視覺研究系拍下的四方帽照片,表示自己終於大學畢業。曾還柙逾9個月、去年年尾申請保釋獲批的黃透露,曾希望可以在獄中修讀剩餘的學分,惟校方始終表示無法提供協助,所以她只能申請保釋,以完成學位;她又稱慶幸自己在這段日子中仍然嘗試掙扎,感謝很多人的幫助。
https://bit.ly/3PbbnU9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134 views13:52
打开/如何
2022-12-03 17:07:01
拒交資料案 官裁表證成立 鄒幸彤進庭時舉白頁

警方國安處去年指有理由相信支聯會是「外國代理人」,要求7名支聯會常委提交資料被拒。已解散的支聯會前副主席鄒幸彤等3人否認「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」罪,今(3日)於西九龍法院續審。控方案情完結,鄒幸彤提出中段陳詞,批評警方無合理基礎證明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,且對危害國安定義過闊、作任意政治檢控,發通知書並非必需亦完全無考慮人權,要求裁定表證不成立,又批評控方審訊時以公眾利益為名享有特權,造成不公。國安法指定法官、主任裁判官羅德泉聽罷陳詞後,裁定所有被告表面證供成立。鄒幸彤將作供,案件押後至下周二(6日)續審。

另外,中國早前有民眾上街舉白紙抗議防疫政策及要求「自由」等,鄒幸彤今步入法庭時,亦向旁聽席舉起手中文件空白一面。休庭時,有旁聽人士叫「頂住啊」,有人問「凍唔凍、夠唔夠衫啊?」,鄒幸彤苦笑說:「唔夠啊」,旁聽人士着她「申請入衫」。散庭時再有人問「夠唔夠暖」,鄒再苦笑:「唔夠暖,可以點?」
https://bit.ly/3um77aH

*****
訂閱支持「獨立媒體 inmediahk.net」
▌Paypal訂閱:https://inmediahk.net/supportus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195 views14:07
打开/如何
2022-11-04 14:09:01 【那夜 他坐上了最後一條成功離港的船】

這是最後一次,如果這次也不能成功離開香港,他決定放棄,然後自首。臨行前的無數個晚上,輾轉反側,無法成眠,害怕會在海中遇到甚麼事,如果在海上被捕,他不希望連累一直幫助他的人,「跳海死咗去就算」。

烈日當空,極目四望,盡是汪洋。看不見彼岸,他的肩頸被猛烈的太陽灼傷,這一刻充滿希望,下一刻,心頭又湧起絕望。黑夜降臨,眼前終於出現點點燈火,真的到達了嗎?執法人員不讓他們上岸,因為是非法入境,「我們很努力說出原因,他們才讓我們上岸」。

踏上陸地的一刻,身體還感受着海浪的搖晃,他終於能夠鬆一口氣,同船的大家高興得歡呼。跨越中國水域,再來到這個地方,他說非常困難,而自己做到了,「我跟他們說,最壞情況是跳船死,只要不怕死,做甚麼都得!」

//命運旋轉門//

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,得來不易。那時候很多人告訴他,可以幫忙安排離開,很多次,他跑到碼頭,船最終沒有出現,甚至試過已上了船,卻因種種不同情況而要中途折返,這樣的事情已發生過四、五次,而他亦付出了六位數的金錢,他說,那時候是「用錢買個失望」。

原本,坐在船上的並不是他,而是一個曾經一起經歷生死的朋友,「試過一起出船,差點兒反船,最終又是走不到」。朋友說找到了一條船,卻決定留下來,便把自己的位置給了他,「要不是他給我這個機會,我很有可能坐上『十二港人』那條船」。

//被毆至住院數天//

2019年被捕後,Kenny(化名)被控四項罪名,一直住在安全屋,只報到過一次,亦沒有出席審訊,他一直都在被通緝之列,笑說自己是名副其實的「逃犯」。

匿藏的地方非常隱密,一年多以來,他完全不外出,家人朋友也無法找到他,他形容自己是「廢青」,那時每天只能看着直播,內心憤怒,卻甚麼也做不到,眼睜睜的看着愈來愈多朋友被捕、被囚。

被捕一剎,拳腳隨即襲來,記者衝過來拍攝,警員說了句「有記者」,毆打暫時停止,他被扣上手扣帶上警車,扣得非常緊導致雙手發紫,他喊了一句「唔好打細路」,便立即被人拳打頭顱。

到了警署,他被認定為襲警疑犯,「有人帶我入房,一直打我,打到我瞓低」,躺在地上,他已痛得無法坐起來,「對方一邊打一邊講粗口,叫我認罪,但我無做,如何認?」經歷了10分鐘的暴力,那兩個人終於停下來。

他的胸口和腹部被毆,明顯地,他們迴避打臉,他懷疑,因為自己的臉被記者拍了下來,所以對方主要攻擊他的身體。

然後,他們要他跪在地上、面壁,不斷用粗言穢語辱罵他,同時斷續地打他的頭。回到羈留室,他胸口痛得無法呼吸,一直躺着,同室的人見狀,大叫救命,他才能到醫院驗傷,傷勢嚴重,留院數天。

//一世陰影//

真的很痛,但身上的瘀傷根本無法跟他眼前的景象相提並論,三年後的今天,那幕場景依然是難以磨滅。那時候,他看着警員在警車上毆打一個十多歲的少年,他哀求警員讓自己為那個奄奄一息的孩子療傷,「他叫我『收嗲』,然後再多打了幾下」。

憤怒掩蓋了所有情緒,剎那間,他覺得香港的未來漆黑一片,「努力讀書、工作就會有好的未來?人們表達訴求就被如此毆打?咁樣打個細路?有無搞錯!」這些年來,就是這件事,讓他耿耿於懷。

他記得,那個少年被打得眼也睜不開,全身多處骨折,「瘀晒!重傷!」,醫生必須即時替他於眼皮下放出膿血。在醫院,他們再次碰面,對視一刻,千言萬語,無從說起,各人被警員監視着,無法說話,卻已淚流滿臉。

聽到有人大叫「救人」,Kenny立即衝過去,「他真是一個小孩,身上甚麼也沒有」,他覺得回頭救人,是自然反應,根本沒有時間想太多。

少年被毆打至遍體鱗傷,到了今天,依然歷歷在目,「很嬲!你可以打我,但不能打細路!」少年已陷入半昏迷狀態,卻被迫跪在地上,然後一邊哭,一邊跟毆打他的人們說「對唔住,我以後唔敢喇...」,即使說了,又如何?他仍然繼續被毆。

記憶,總是不由自主,這段往事,成為了Kenny的終生陰影,「不會對這班人抱有希望,只會變本加厲,根本已失去人性」。留院幾天,卻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,他安靜地思考,最終決定必須離開,覺得香港早已物是人非,不再是他熟悉的香港。

//幾歲來港 家人維穩//

輾轉來到了美國,踏足自由的土地,本應鬆一口氣,卻一直滿心愧疚,「覺得自己捨棄了香港的手足」。他覺得現在的自己,甚麼也做不到,一點也不快樂,圈子內人人也築起高牆,很多事情也無法找到解決辦法,而他性格火爆,未必所有人接受自己一套。

留下難,離開也不易。申請政治庇護,適應當地生活,又要尋找自己的定位,一個沒有身份的人,飄泊異地,陷入困惑,經常質疑自己的決定和價值,「不快樂,有幾次很灰心,不如返香港承受一切,陪他們喇」。

他今年28歲,在香港的時候,是一個土木工程師,笑說自己是「有為青年」,現在「打黑工」,做裝修工作,別人總是問他有否後悔,他的答案很簡單:「後悔無用!向前看!但可以內疚」。

有沒有思鄉?他斬釘截鐵,一點也沒有,因為家人都是做「維穩工作」的,社運時,親眼看見哥哥在遊行現場搗亂、影相、打人,回家時見到家裏充斥着記者、急救員的反光背心。

那時,他看着哥哥跟着抗爭者走入後巷,然後打人,他再也按捺不住,回家跟哥哥大吵起來,父母也無法阻止,哥哥亦因為做這種事而變得愈來愈富有,他完全無法接受。

Kenny幾歲才來到香港,回想起來,他說自已在2019年前是「大中華膠」,北京奧運時滿心歡喜,直至2016年魚蛋革命後,想法才開始轉變。

那個少年,被監禁兩年,最近放學了,亦已離開香港,「聽到他的聲音,我忍不住哭了出來」。他一再談及愧疚,但看見少年終於安全,而且可以開展人生新一頁,卻感到開心。

在少年身上,他好像看見了一絲希望。

#香港 #反修例 #hongkong #HongKongProtesters #流亡港人 #diasporahkers #離散港人

支持繼續報導 與記者同行
www.patreon.com/vforvengeance

記者 梁嘉麗

請支持我哋,訂閱香港反黑組 @HKAntiBlack
https://t.me/HKAntiBlack
打倒香港最大黑勢力,還我白色香港
542 views11:09
打开/如何